通知动态
您目前的位置是:主页 >通知动态

转基因是科学之争、政治问题还是现实必需?

时间:2019-04-23 作者:本站 点击:1487次

10月17日下午4时,全球转基因农作物发展现状和未来展望国际研讨会新闻发布会在华中农业大学召开。发布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张启发表示已经向农业部提交了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的续申请,他告诉记者,与首次申请相比,他们又提交了新的材料。

中国仅有两种转基因水稻曾获得过农业部颁发的安全证书,分别为“华恢1号”与“Bt 汕优63”,均系张启发团队研制。该安全证书颁发于2009年8月,有效期5年,在今年的8月17日全部到期。

根据《种子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转基因主粮要进行商业化种植,需先获得安全证书,再获得品种审定证书、种子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但张启发团队的转基因水稻在获得安全证书后,迟迟未能获得生产、经营许可,直到安全证书过期。

此前,农业部证实已经收到这两种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续申请,正在评审过程中。在新闻发布会上,张启发表示“希望(农业部)能够颁发给我们”。他告诉记者,这次续申请,他们又提交了一些新的材料,包括这几年来的研究进展以及转基因安全性方面的资料。但与上次申请提交的材料相比,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不同,应该进行安全性评价的上次已按照国际标准进行过评价。

对申请结果,张启发坦言“不得而知”。他同时感慨,如果农业部还是不颁发商业化许可证书,那他们依旧会面临过去5年同样的问题:转基因水稻既不能往产业化走,也没有公司能够接手生产,证书“拿在手里还是一张白纸”。

学界声音科学共同体内皆无争议

权威不发声只因懒得讲

转基因是否安全?是否影响生育能力?是否违背生物进化规律?这些问题,中科院遗传研究所研究员姜韬认为,在科学共同体内,其实并不存在争议。原北京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许智宏坦言,转基因的研发在科学界其实并没有争议。社会上那些不科学、不理性的争议已经阻碍了一些成熟的转基因产品市场化造福于人民。

安全与否用数据说话

中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研究员杨晓光,以及美国科学院院士Peter Raven均用实验数据说明,至今中国和国际上都没有发现任何一例转基因食品对人体健康产生急性、亚急性以及慢性等各种危害。如果一个转基因食品通过了安全验证,那么它就是安全的。

而英国独立调查顾问 机构PG Economics调查则显示,从1990年以来,转基因技术的应用减少了5.03亿千克杀虫剂的用量。在2012年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相当于马路上的汽车减少了1188万辆。

许智宏表示,关于转基因一些争议并不都是基于科学评价和理性的,而有关转基因争议如此广泛,导致政府的决策有时候并不能仅仅基于科学评价,也要综合考虑政治,包括贸易、经济等因素。他认为,在转基因产业化的问题上,政府的犹豫也会带来困惑,并丧失发展的机会。

如果因为社会上有争议,就不去发展转基因技术,在中国科学院院士吴孔明看来,这是不合适的:“如果转基因技术都不研究了,将来粮食产量跟不上,农民赚不到钱,不愿意种,就只能到外面去买别的国家的种子,这是大家愿意看到的吗?”

权威专家为何无声音

转基因的话题一直是网络上争论经久不息的热点,但在争论中鲜有听到权威专家的声音。中科院遗传研究所研究员朱桢对这一现象进行了解释:很多“反转”言论,不少科学家其实存在一种“懒得跟你讲”的心态,因为在他们看来,“反转”的理论依据完全不成立,甚至往往犯“低级错误”。

中科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研究员陈晓亚告诉记者,目前在转基因话题上,专家“怎么说都要被骂”。究其原因,科学家和公众之间缺少沟通、不同部门对转基因生物缺乏有效的监管、推进技术不果断、媒体的不实报道对目前这种的局面都难辞其咎。许智宏也认为,不少科学家确实不善于用通俗的语言跟大家沟通,而且学术界有一些科学家也怕,怕一争论之后被人家骂,有的甚至被骂汉奸、卖国贼。

传言与辟谣

2010年2月,一篇名为《广西抽检男生一半精液异常,传言早已种植转基因玉米》 在网络上传开并引发恐慌。文章称,“多地食用转基因玉米导致广西大学生男性精子活力下降,影响生育能力”,“广西已经和美国的孟山都公司从2001年至今在广西推广了上千万亩‘迪卡’系列转基因玉米”。

然而,孟山都回应称“迪卡”是杂交玉米而非转基因;此外,农业部从未批准转基因粮食种子进口到境内种植。

2010年9月,一篇名为《谁动了它们的基因?》的报道称,山西、吉林等地老鼠变少、母 猪 流 产……文 章 认为 这与其食用的一种“父本为转基因玉米”的玉米品种“先玉335”有关。

“先玉335”是美国杜邦公司的产品,该公司随后发布声明称,这一玉米的父本、母本均非转基因玉米。农业部也进行了证实。山西省农业厅则表示,“报道所称动物异常与事实不符”。

2013年6月,东北某省大豆协会负责人发布报告称,上海、广东等地是消费转基因大豆油较多的区域,这些地方也是肿瘤发病集中区;黑龙江、辽宁、浙江等地基本不消费转基因大豆油,同时也不是肿瘤发病集中区,因此致癌原因可能与转基因大豆油有极大相关性。

吴孔明称,肿瘤发病因素多种多样,饮食习惯、环境因素、医疗水平等对发病率都有较大影响,相关性不等于因果性。此外,同一省份内不同的登记点数据相差也很大,比如广东中山,每十万人肿瘤发病数为200左右,而辽宁大连则超过350,与原结论不符。

纽约客

育种皆为转基因

转基因问题

更多是政治问题

《纽约客》 杂志在当地时间8月20日,发表著名科学记者迈克尔·斯派克特的文章,称食品包装上使用转基因生物标识,“是一种政治需要,但在科学上毫无意义。”

相比对转基因食物严格到近乎苛刻的管理,迈克尔认为,更应该厘清究竟什么是转基因食品。就像美国一家天然食品零售公司的CEO约翰·麦基所说的那样,“人们有权利知道自己在吃什么。”迈克尔认为,所谓转基因,简单的讲,可以理解为在原有的物种中,引入其从未有过的基因组成部分,不管是通过杂交、诱变育种、还是直接人工干预加入某一种特定的基因。所有的育种——无论是杂交苹果还是兰花,都是在“转基因”,另外,事实上,我们的所有食物都是“转基因”的——以人之力或以自然之力,不同程度地“转”。传统育种方法常常是简单地将基因随机重组,不一定比人工转基因更安全。更不要提,传统育种方式中用放射和化学方法随机引入的基因突变。

他一再强调转基因问题更多的是政治问题,而不是科学问题。“压倒性的科学共识和数以百计独立的科学实验都证明,含转基因成分的食品对健康和环境的危害不比不含的大。”但“在贴不贴转基因标签这件事上,政治肯定会取得胜利,最后不得不贴。”

但只可能是美国各州各自出台法规,不会由 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制定统一标准,原因是“FDA的官员认为没必要标注转基因,除非有像烟草一样有确切的科学证据证明其危害”。烟草盒上的警告标示是为了拯救生命,我们贴转基因标签的用意何在?

他担心呼吁标贴转基因标签是为了“彻底禁止转基因这一农业生物技术”。“在美国,这样的事也许莽撞而徒劳,但在这个国家发生的事情,将影响世界各地科学家的研究。”他认为,在本世纪末之前,要喂饱栖居在这个星球上的几十亿人,转基因作物不可或缺。 

首次叫停“非转基因更安全”广告词

10月9日16:15,“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据农业部向国家工商总局下发的《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商请对涉及转基因广告加强管理的函》(农办科函〔2014〕76号),国家工商总局将加强对非转基因广告的监督审查工作,因此该中心向各广告代理公司发布了《关于“非转基因产品”广告的审查要求通知》。

通知要求:“对我国乃至全球均无转基因品种商业化种植的作物如水稻、花生及其加工品的广告,禁止使用非转基因广告词; 对已有转基因品种商业化种植的大豆、油菜等产品及其加工品广告,除按规定收取证明材料外,禁止使用非转基因效果的词语,如更健康、更安全等误导性广告词。”

此前,一些食品企业以采用非转基因原料为卖点进行产品宣传,在合法性和科学性上引发较大争议。今年7月,知名演员赵薇为其新签约代言的西王食品公司发起《非转基因电子公约》,公约内容为“我声明:从今天起,不管几比几,不要转基因,支持新时代的健康油”,其电视广告中还有“对家人健康不好的,统统不要”等用语。

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教授严建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在科学界没有研究证据表明转基因食品对人体有害,这则广告利用公众对转基因的担心和不了解,“故意误导公众、制造恐慌”。

根据央视广告中心的新规定,对于水稻、花生等全球范围内尚未有转基因品种商业化种植的作物,禁止使用非转基因广告词。也就是说,不仅“非转基因更健康、更安全”的说法被禁,连“非转基因水稻”、“非转基因花生油”的提法也不允许出现在央视。

律师王少华称:“农业部早就该这么做了,这些借助非转基因噱头骗钱的企业实在太无耻了”,知名美食专栏作家冰清表示,央视的这一做法很正常,美国也是如此:广告中不能暗示转基因有害,更不许说非转基因更健康。

农业部

粮食产量不够

中国需要发展转基因

10月17日,农业部科技教育司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与知识产权处处长寇建平在武汉向媒体就转基因基础知识、中国转基因安全管理等情况进行了说明。

寇建平列举数据称,2013年中国粮食总产量6亿余吨,但粮食消费量已达6.8亿吨。当年中国进口粮食9000万余吨。其中进口大豆约6300万吨,国内自给率降至18%,使得粮食供应的安全风险急剧上升。

另一方面,中国的耕地、水资源又均面临不足的窘境:中国耕地总面积已接近18亿亩的“红线”,“能种的地基本上都种完了”;约60%的耕地缺乏灌溉。传统方法是用化学制剂来增加产量,但这会对环境产生较大影响。中国的化肥年使用量已为世界第一;农药施用量、农膜使用量也均为世界前列。

寇建平当天表示,在增加产量方面,转基因技术能带来显著变化。因为种植转基因玉米,十余年间美国的玉米单产就提高了50%,在阿根廷,粮食平均增产38%;在南非、印度,因为种植转基因玉米和棉花,很快从这些作物的进口国变成出口国。而在这些领域,中国“越来越弱”。

他向会议提供的材料显示,在全球范围内,总体来讲,从1996年到2012年间,因为种植转基因而导致的成本降低、产量增加,农场收益高达1170亿美元。不止如此,还减少了4.97亿千克农药的使用。

寇建平表示,如果转基因作物没有获得安全证书和品种审定证书,是不允许进行商业化种植的。没有转基因种子就不可能进行大规模种植,而如果查出有个别违规行为,农业部会“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总体来讲,中国不存在转基因作物“滥种”的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的Bt 转基因水稻并未获得商业化种植许可证书。然而记者注意到,7月底,央视新闻调查栏目播出 《追查转基因大米》,央视记者在武汉的超市随机购买了5种大米,其中3种都查出了Bt转基因成分。对此,寇建平评论称:“这怎么可能呢?”

美学者

崔永元转基因纪录片中

我的言论被错误翻译了

马丁娜是美籍爱尔兰人,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教授,在崔永元拍摄的转基因纪录片中多次出现过。在10月17日的全球转基因农作物发展现状和未来展望国际研讨会新闻发布会上,马丁娜回忆称,2013年11月,她接受过崔永元一个半小时的采访。